长沙麻将_夕风夕月

文章来源:努努书坊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2月16日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长沙麻将

长沙麻将

踏上人生旅途,一路,等待你的并不只是一马平川,繁花似锦;经常,长沙麻将们会误入歧途,陷入困境。当面对眼前看似无际的沙漠与险滩,我们往往无法若无其事地转身折返,有种使命感重重地立在心头,不断告诉我们:必须穿越这片沙漠!
曾子曰:“仁以为己任,不亦重乎!死而后已,不亦远乎?”纵然任重,即便道远,“士不可以不弘毅”,人生不可以有责,然,穿此沙漠,亦菲得自由呼!
其实,自由与束缚本是相对而言,世上没有觉得自由,因此要用沙漠阻碍你的脚步,与此同时,又将穿越沙漠的方式和道路之选择权交付你,这何尝不是一个留有余地的自由空间呢?只待我们能否决断,如何权衡!
至今,仍记得那扇“血色7号窗”,惨烈的大战过后,全封闭的集中营竟然发现一扇窗子!在7号囚牢里——严严实实的墙上,有一扇用血迹画就的窗,勾勒着所有有关阳光、天空的想象。手脚无法冲破牢狱,却为自己的灵魂打开心窗。比之森森阴暗,这里已然多了一束阳光,拥有了一份弥足珍贵的“自由”。只因在身遭残暴束缚时,依然保有人性自由之美:失望等死,不如乐观活着。
正如那句话所说;“你不能左右天气,但可以左右心情。”同样地,既然我们不得不穿越人生中的沙漠,又何不立足现实,在可以选择的范围中将自己最大化地束缚中容灵魂自由高飞呢?许是备足行囊整装而发;许是一路苦中求索;许是将沙漠过后的绿洲作为前行的动力;许是心中早有坚定方向,沙漠也不过是短暂的考验,甚至也是一种收获与财富……
苏轼曾云:“自歌自舞自开怀,无拘无束无碍。”我想,如果我们能调试心态,在束缚中也活出一种灵魂高飞的姿态,那么身处沙漠也没有那么可拍了,毕竟这只是外界局限,而并非是横亘于心的绝境,我们仍然还有其他的选择。
想起了一个名词“甜美苦役”,倒是有相通之处——束缚总是有的,难以抗拒,但却可以选择一种心态让苦中生花,在艰辛的步伐也能修成小小的舞蹈。
如果心以上锁,浩瀚海洋也会变成游不到边界的鱼缸;反之,浴缸里头也能选择光亮,自在呼吸。而面对眼前的沙漠,倘使我们也能在阻碍之中放灵魂飞翔,我们便又有了新的选择。看,在束缚与自由的博弈中,我们又掌握了一些主权,不是么?

薄夏,荷漪,这一季又是谁的浮翠。桃笙幔暮,风飘香袂,含苞初发,信手拈一缕晚晖,轻放在棹动的芙蓉出水,鸥鹭飞,悄悄飞。

夕风夕月,风絮淡浓,茶烟轻纷,郁醉临水,映日荷塘倾幽葩,春归又见别样红。夕风,氤氲尘香,一弯眉宇,尘埃在水远山长,终成过往,将夕日飞花风骨成玉磐,经岁月,打碎在水落红莲。唯有牵绊,纵横在几度悲欢,让沉寂,尽过在千帆雾散,让荏苒铸成一场未泱的紫檀。

终是一花一韶华,一曲一榭歌,一醉一江湖。可笑我歌失即休,从此山水不相见,那山外山人早忘川,水里水深水犹寒,无益改变,恒静无言。

风如旧,人空瘦,一年一老,杨花落肩头;弦依旧,琴声忧,一朝一幕,音寒一芳酒。

凝眸水月镜花,那似曾相识的纹路苍老在一段负约而去的年华,涟漪成一种方式,绑着我的哀伤。最初的面庞,无常在流不断的镜水悠悠,谁在浅意笑,笑在彼岸花开的临水小桥。

此梦曲水边,摆渡一惊鸿,朝与暮,随风佛,难弃舍,莫道何纷飞。剪不断烟水叹息,曲不尽山河永寂,往事随风,曲终人散,缘聚缘去唏嘘几丈红尘。

欲上峰巅寻皓月,一意凝眸随夕风;离愁千缕绕牵梦,偶把情痴当红尘。

谁应谁的执念,谁欠谁的恩怨,谁许谁的月圆。月圆在灯纱窗影,把一壶酒谈笑问天,夕风散,月下飘然,泠泠不肯往返。双翼青鸟,迟暮在夕月楼空,静息长怅,枝头的桃花落寂在月匿的心房,树叶,还在树上。伊已陌路,清芳久远,月下杨花素洁,漆睡在渐去的春天。一连串的无痕留影,在夏夜竟变的如此冷清。

有些春殇的凋零,院锁在泥土的暗香,剪不断,理还乱;有些月下的独醉,清歌在西湖的流光,涟漪起,风未及。

旅途,在夕风甜美,在月下感受,一翻阴晴之后再去汲取懂得。淡是清欢,情是混乱,一切修行,都将绊于无形,一颗心,如月光湖面跌宕起伏的漪濯,只有自己,才能测量那纹路之间的距离。视角,是修行路上必须的一种心态,换一种追求便多一种珍惜。花非花,雾非雾,月无月,风无风。

伤痛,依风指引,伴月而行,羊肠阡陌,天涯孤旅。挣扎一处裂缝,吐故雨后纳新,深深感慨,浅浅恬淡,沧桑如何,繁华亦如何,交集着心灵的悲喜,一场抒情之后再去清醒,有何不可。我亦是我,经受着属于长沙麻将的唯一,深汲懂得,释放排解。




(责任编辑:濮阳梦桐)

专题推荐

  • 这个名为SMAP的日本组合,花25年成为一个传奇…
  • 什么仇什么怨?千名女性签约死神盼丈夫早死,岛国漫画看多了吧!